你在春节享受夺命连环36问,我在边境小城躲开人山人海


本文转自公众号:九行

ID:diqiuzhishiju



I have a dream.


在我的梦里,我去到一座小城,这里有名副其实的古建筑,建筑下有馥郁芳香的酒窖,小镇外有触手可及的河流、森林、山脉。没有诈骗横行,没有标榜艳遇,没有千篇一律的小商品,也没有烟雾缭绕的寺庙道观。这只是一座干净素雅,可供身心暂时休憩的小镇。


然而现实很骨感。特别是在大过年期间,出游的高峰期,想找个清悠之地假装一下高深,通常会在五秒以内破功——“快点走啊别塞着路口!”


其实,景美人少的地方在中国未尝没有,但它们往往分布在绵长曲折的国境线上,还少为人知。

 

漠河

我找到北啦!


漠河/视觉中国

 

不久前被磨刀霍霍的雪乡吓坏的游客们,还在发愁新年的假期去哪里看雪吗?


既然把目光聚焦在东北了,不如就走得再北一点,坐着老式火车去漠河吧,极北小城的四季都是宁静的。


漠河是中国最北的县城,对大多数人而言,它是在高中地理课本上怒刷存在感的地理名词,不过除了“祖国最北”,我们对它似乎没有更多的印象了。


火车到达漠河站,再坐车向北去往北极村,沿着界河黑龙江,在“我找到北了”的石碑旁留个影,向宅在家中的朋友们炫耀一波坐标,再去找找那里的圣诞邮局,北极圣诞村,虽大有模仿芬兰拉普兰地区的架势,不过冰天雪地之中,不用走出国门也能感受到浓浓的异域风情,北极村有它独特的美感。


龙江第一湾/大兴安岭旅游网


如果你以为漠河的美仅止于此,可就低估了这藏在大兴安岭之中,中俄边陲小城的魅力。从北极村继续向前行驶,到达黑龙江的第一道拐弯,“龙江第一湾”,爬到山顶的观景台,被大雪覆盖的U形湾和俄罗斯的金环岛尽收眼底,不出国门也可以遥望俄国领土。


许多人有一个认知误区,一位中国最北的小村是北极村,其实真正的最北小村是北红村,它的位置偏僻,交通和通讯并不发达。想要体验真正的北国雪景,在这里找当地人家住下,屋外是厚厚的积雪和流淌的界河,晴朗时银河璀璨,北斗七星清晰可见,是冬天适合体验隐居生活的好去处。噢对了,在抵达之后,记得给一众好友普及“最北”的地理常识。


看到这里,你还在为去哪里寻找替代雪乡的目的地而发愁吗?不如就一路向北吧。

 


白哈巴

中哈边境,炊烟袅袅的雪国

白哈巴/网易

 

从小就有人告诉我们,中国的版图像一只昂首挺胸的公鸡。东三省是高高扬起的鸡头,台湾岛和海南岛是两只鸡爪,广袤的新疆就是公鸡的尾巴。在尾巴的顶端,中哈边境上,坐落着一个美丽的村落:白哈巴。


仅仅是在地图上标注出白哈巴的位置,就足以让生活在鸡胸、鸡心、鸡腹、鸡屁股地区的人们惊叹:“太远了!”和想象中典型的新疆风情不同,白哈巴没有一望无际的戈壁,也没有成排的荫房,可以捧出刚刚晒好的甜掉牙的葡萄干招待来客。


走进阿勒泰山脉脚下的白哈巴,包围你的景观是成片的白桦林、巨大的山谷、溪水旁休息的畜群,还有图瓦人木屋上方飘散的炊烟。


白哈巴/cnwest


在城市久居的现代人,对于四季往往迟钝,春夏秋冬的变化,不过是空调上闪烁跳动的数字。而在白哈巴,季节能最直观的投射在眼前的山岗上的森林。春夏的姹紫嫣红,秋天的苍莽错落,冬日的皑皑白雪,在这不同的节气里,身处其中的图瓦人也在不断变化着他们的饮食、服饰、风俗。


长期生活阿勒泰的作家李娟,曾这样描述:“太阳未出时,全世界都像一个梦,唯有月亮是真实的;太阳出来后,全世界都真实了,唯有月亮像一个梦。”而边境上静谧的白哈巴村,相比于越来越扰攘的城市,也像一个美丽的梦幻之地。

 

 

抚远

阳光最先照耀到的“东方第一县”

抚远/第一读者

 

你知道中国第一缕阳光最先到达的地方吗?


韩寒在《东极岛之歌》里写的“太平洋的阳光它最先照耀到你,大陆最东的岛屿”让许多人误以为中国最东端是浙江舟山的东极岛。其实真正的中国最东位于黑龙江省,在被誉为“东方第一县”的小城抚远。


从佳木斯一路坐车穿越平坦的三江平原,北大仓的四季都有一望无际的风景,到达抚远,小城的俄式氛围甚至胜过了满洲里和黑河,虽然国际间商业来往并不如大城市那样密集,但抚远有它独特的风情,既不似偏远的村镇那般安静,也不像大型的贸易口岸那样喧闹。


夜晚走在抚远县宽阔的街道上,两旁店铺的灯牌标着中俄双语,几乎每家店铺的主人都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,还能经常见到金发碧眼的面孔——都是从对岸的哈巴罗夫斯克来往抚远的俄国人。


冬季抚远/视觉中国


到了抚远,重头戏当然是去追逐祖国大地的第一缕日出。凌晨从小城继续向西,左手黑龙江,右手乌苏里江,在两条界河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的过程中,小镇乌苏也越来越近。


在乌苏镇的东极太阳广场尽头,可见黄色和青色的乌苏里江交汇,合并汇入日本海。真正的版图最东端,在这里等待东方鱼肚白变成淡红色,太阳在水平线上升起。也许还有许多人正等待山间和海上的日出,可在乌苏镇,你可是冲在朋友圈最前线的,真正的“太平洋的阳光最先照耀到的人”。


离开乌苏镇,黑瞎子岛也值得一去,虽然岛的名字取得貌似有点随意,不过作为中国和俄罗斯各占一半的“国界岛”,黑瞎子岛还是非常洋气的。岛上有小型的湿地和界碑,在国界的以东,可见岛屿上不远处属于俄罗斯的东正教堂。

 

 

瑞丽

逃离昆大丽,中缅边陲的静谧时光

瑞丽江/彩云南

 

云南有什么地方可去?如果回答大理、丽江、西双版纳,那实在是太平庸。躲开网红景点拥挤的人群,在云南漫长而曲折的边境线上,还有许多值得一探的去处,瑞丽就是其中之一。


于瑞丽紧邻的缅甸,无论是在我国诸多的邻国中,还是在国内游客早已轻车熟路的东南亚国家里,都不算太惹眼,但这也让这座边境小城保持着一种带有烟火气的忙碌和繁荣。


热带森林掩映之中,是南亚和中式风格相结合的建筑。莫里瀑布、凯邦亚湖、大盈江……瑞丽拥有的未必是云南最美的景致,但一定少了一份吵嚷,多了一份安宁。

至于各类地方美食和热带水果,各位老饕也能在瑞丽轻松寻到,相比于酒吧和民宿扎堆的其他旅行线路,价格也一定更加公道,可以放心大吃。



 

塔什库尔干

全世界最高的口岸与公路

 塔什库尔干/网易


觉得寻常的边境小城不够壮丽辽阔?那就得去高海拔地区找一找了。


一路西行,帕米尔高原之上,中国和巴基斯坦的交界处是塔什库尔干自治县。那里有全世界最高的口岸:红其拉甫口岸。这里是喀喇昆仑公路中国段的终点,也是巴基斯坦段的起点。


这个听上去带有异域风情的名字,矗立在地理课本几十年,但真正踏足的国人还是少数。4733米的海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,因为气候严寒,口岸在一年中大多数时候都被冰雪封锁,开放的时间仅有半年。


 塔什库尔干/网易


绵延的高原公路,屹立通途之上的K2乔戈里峰,进入红其拉甫口岸之后,只需要一张边境通行证就可以跨出国门,在两国交界处与界碑,与友善的巴基斯坦士兵合影。


塔什库尔干是一个层次感丰富的目的地,这座倚靠着喀喇昆仑山的边陲小县城,既有新疆的民族风情,又有高原边疆的肃穆。山麓地带的溪水湖泊倒映远方的雪山,这样宏大的景象,是其他任何地方的小镇不可比拟的。




加微信号:nayizuochengg  加入「那一座城」读者会

合作咨询QQ:3159178733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